疫情期间我的学生们

今年我教两个班,一个高级班,班级里十三位同学,十位是来自新加坡,香港或者在英国出生的华裔,一位泰德混血,一位韩国孩子,一位纯德国的孩子。这个班级的孩子们有大学二年级的学生,也有研究生。这周我给孩子们上课的时候,这些孩子们基本都已安全回到自己的家里,他们从泰国 新加坡 香港 还有一位孩子回到了南通亲人身边,在英国国内的学生们也大多回到了自己的家。这些学生们不管他们回到了哪座城市,不管当地有何规定,这些孩子们都在严格按照自我隔离十四天的规定进行自我隔离。特别是回到新加坡和香港的学生们,他们都选择在酒店进行自我隔离,有同学的妈妈来送饭也只是把饭放到门口然后就离去。想想大半年没有和亲人相见,再次相见的时候却不能和妈妈拥抱一下,这种感觉真得让人觉得很无力,但是上课时候,学生们分享彼此的故事的时候,他们说的最多的就是不能把传播病毒的任何一个机会放过。必须严格遵守这种自我隔离才能降低身边亲友的风险。我不得不为这群二十几岁的年轻人们点赞。那天上课的时候,孩子们情绪都很稳定的。唯一的一位选择留在伦敦的学生告诉我,他已经存了足够的食物,如果有紧急情况,他也有朋友可以寻求帮助。这样一来,我也不必为这些学生们担心太多了。

我的另外一个班级是研究生组成的初级班,十一位学生来自九个不同的国家。疫情发生之后,学生们就陆陆续续开始返回自己的国家。我想记录一下班上的几位学生们。上周我收到一位学生Jessica给我的来信,告诉我她已经回到新西兰的家里了。由于时差的问题,她很抱歉不能参加我们的在线课程。我还有一位学生A,他的妻子带着两个孩子在诺丁汉读博士,他在我们学校读博士。上周五他离开伦敦回到妻子孩子身边,和她们一起留在英国抗疫。这周上课的时候,我听到话筒那边他的孩子说话的声音。我真心祝愿这位学生的一家在英国平安度过这次疫情。我的一位学生希拉里这个周末写信告诉我,她博士在线答辩顺利通过,她现在已经可以正式使用博士的头衔了。她说为我准备了个小礼品,想寄给我,问我可不可以给她分享一下我的地址。我打算回信告诉她,我愿意等到疫情结束,我请她喝咖啡,然后让她把礼物当面带给我。我还有几位学生选择留在英国完成他们硕士学位的作业和论文。这些学生都住在伦敦市区,有位同学告诉我她的室友在医院工作,她只能选择室友不在家的时候出来。这样避免二人接触。好在这组学生都是研究生,相对生活自理能力都比较强。我只能祝福他们平安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