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中的新闻

因为闭关在家,我每天坚持听听新闻,了解一下国际动态。昨天听到新闻里提到政府要求每个地方当局要对所在地的流浪汉负责,给他们提供在新冠状病毒期间最基本的生活保障。新闻中还提到了一位活跃在七十年代的歌手Ralph McTell ,当年他以一首伦敦流浪汉闻名的歌曲,在几十年中多次有人向他提出更新这首歌的歌词,都被他拒绝了。但是这次新冠状出现后,他很快更新了新的版本,而且他说这是他作为一位歌手能做的事情,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对他人的友善,去帮助别人。这两天听到新闻里面还多次出现有关对那些弱势群体家庭的讨论,特别是生活在家庭暴力的环境中的人们应该如何在这次新冠病毒期间更好保护他们。听到这些来自社会不同方面的声音,听到他们所关注的事情都在不时提醒我一个事实:那就是给社会不同群体提供各种发生的渠道是非常重要的事情,沉默不会解决任何问题。

Continue Reading →

疫情期间我的学生们

今年我教两个班,一个高级班,班级里十三位同学,十位是来自新加坡,香港或者在英国出生的华裔,一位泰德混血,一位韩国孩子,一位纯德国的孩子。这个班级的孩子们有大学二年级的学生,也有研究生。这周我给孩子们上课的时候,这些孩子们基本都已安全回到自己的家里,他们从泰国 新加坡 香港 还有一位孩子回到了南通亲人身边,在英国国内的学生们也大多回到了自己的家。这些学生们不管他们回到了哪座城市,不管当地有何规定,这些孩子们都在严格按照自我隔离十四天的规定进行自我隔离。特别是回到新加坡和香港的学生们,他们都选择在酒店进行自我隔离,有同学的妈妈来送饭也只是把饭放到门口然后就离去。想想大半年没有和亲人相见,再次相见的时候却不能和妈妈拥抱一下,这种感觉真得让人觉得很无力,但是上课时候,学生们分享彼此的故事的时候,他们说的最多的就是不能把传播病毒的任何一个机会放过。必须严格遵守这种自我隔离才能降低身边亲友的风险。我不得不为这群二十几岁的年轻人们点赞。那天上课的时候,孩子们情绪都很稳定的。唯一的一位选择留在伦敦的学生告诉我,他已经存了足够的食物,如果有紧急情况,他也有朋友可以寻求帮助。这样一来,我也不必为这些学生们担心太多了。 我的另外一个班级是研究生组成的初级班,十一位学生来自九个不同的国家。疫情发生之后,学生们就陆陆续续开始返回自己的国家。我想记录一下班上的几位学生们。上周我收到一位学生Jessica给我的来信,告诉我她已经回到新西兰的家里了。由于时差的问题,她很抱歉不能参加我们的在线课程。我还有一位学生A,他的妻子带着两个孩子在诺丁汉读博士,他在我们学校读博士。上周五他离开伦敦回到妻子孩子身边,和她们一起留在英国抗疫。这周上课的时候,我听到话筒那边他的孩子说话的声音。我真心祝愿这位学生的一家在英国平安度过这次疫情。我的一位学生希拉里这个周末写信告诉我,她博士在线答辩顺利通过,她现在已经可以正式使用博士的头衔了。她说为我准备了个小礼品,想寄给我,问我可不可以给她分享一下我的地址。我打算回信告诉她,我愿意等到疫情结束,我请她喝咖啡,然后让她把礼物当面带给我。我还有几位学生选择留在英国完成他们硕士学位的作业和论文。这些学生都住在伦敦市区,有位同学告诉我她的室友在医院工作,她只能选择室友不在家的时候出来。这样避免二人接触。好在这组学生都是研究生,相对生活自理能力都比较强。我只能祝福他们平安吧!

Continue Reading →

慢下来的日子

上周五是我最后一天去办公室的日子,原本还打算这周去一次办公室。结果没想到情况变化这么快,首相每天的电视讲话都带来更多让人感到非常紧迫的信息。就这样,我在家已经蜗居了快一周了。 周一我去了中超采购一趟,戴着口罩和一次性手套去的,买了米蔬菜,调料,肉等食品,还帮朋友采购了些食物。周一早上一开门就去,虽然没有买到所需的所有的东西,但是大多数都买到了,而且人也不是那么多。 这周为了保险起见,我们把两个孩子都留在家里了。昨天学校发信下周要关校,给小朋友留了作业。邮件还附加了作业的电子版。虽说可以自己在家打印,但是姐姐五年级,我还是决定今早去学校打探一下情况。结果去学校的路上看到送娃回来的家长还是和往常一样,低声聊着天朝着家的方向走去。到了学校,校长正好在门口,问我啥事儿,我说我来学校取作业。她赶忙进去帮忙去了妞妞的作业,还附送作业本一个,然后我问她是否都好。她说都好,我说如果我们家长能帮上什么忙,尽管说,然后彼此寒暄了几句,我就离开了。真不知道过几天学校关校后,还要为那些奋斗在nhs岗位上家长们看孩子,希望能给学校也给这些家长们帮点忙。

Continue Reading →

抗疫期间我的教学

三月二十七号周五,我上完了这个学年的最后一节课。每年这个时候上完课都是一种很轻松的感觉,可是今年上完竟然有种不舍的感觉。或许以往都能够和学生们在教室里告别,那种感觉和现在在网上跟彼此话别的感觉还是更为真实吧。 三月十三号周五,那是我最后一次在教室里和学生们一起上课。那节课,我还记得一共六位学生来上课,当时我让大家伙每人间隔一米左右确保我们的安全。虽然那个时候学校发邮件说随后一周将是最后一周面授,但是我很明确告诉学生们我下周五肯定不会给他们面授课。让他们等我的通知。我这么明确告诉他们主要原因是英国的局势越来越严峻,我不希望学生们冒着生命的危险来上课。另外,按照那个时候英国高校工会的计划,随后的周五老师们可以罢工。我想,如果大学坚持让我们面授,我就罢工取消课。 十四十五号那个周末,我在家自己研究到底学校推荐的TEAMS这个平台如何使用。周日我自己录了个小视频发给了队伍里的一个部分老师,而且我专门交代了队伍里的两位年纪大点的老师尽量不要到校上课,积极准备网课。结果没想到日语队的那位老师周一周二还是坚持到学校上课了。 十六号周一,我本来计划在家工作,所以我就没有去上班。接着那天我们中心主任给我们发信让我们尽量在家工作,避免不需要的旅行。没想到从那天开始从政府到大学,风向开始了180度的转变。周一那天还有老师到校授课,没想到周二中心就不允许任何面授了,弄得那些原本打算到校上课的老师们措手不及。随后,我们开始和老师,老师和学生之间开始了若干邮件的沟通,网课也随后开始陆续上线。老师们开始了网红的日子。两周网课上下来之后,大家都觉得还是面授效果好,而且网课需要老师更多的准备工作,很多线下的课堂活动不太容易在线上实现。 虽然这个学年的教学任务大势已去,但是我们在家工作的时候已经开始为秋季的在线教学做准备了。“躺在家里拿工资”的事情在英国似乎很难兑现。

Continue Reading →

抗疫的日子,在家工作

上个星期开始在家工作的时候,感觉时间好多,结果上了一周以后,竟然发现变得越来越忙。昨天没有来得及记录,今晚赶紧睡前写点什么。 周日晚上二月中旬来英的小师妹联系我,说她决定还是周一回国。毕竟她一个人带着孩子在英国百般不放心,我觉得如果英国的nhs承受力稍微强一些,我还是倾向于劝她留下来的。毕竟她来来回回这一个多月住旅店,租房,刚安顿好现在又要离开伦敦回国。人力财力都不值得。但是英国政府的前期群体免疫力,外加英国nhs年老体弱的问题太多,超高的死亡率让留在这里我也有些担忧。小师妹还是回去吧。毕竟她还带着孩子和她一起。今早她告诉我,她已经到达福州了,现在在酒店隔离,我为她高兴。至少她安全了。看,一个政府的作为对一个个体的安全感的影响还是很大的。小师妹说要给我寄口罩,因为家人已经给我寄的在路上了,我谢过小师妹。说实话,在过去这段时间,我多年的好友,还有多年没有联系我老同学都在微信关心我,甚至我小姐姐的朋友都问我们一家是否安好,要不要寄口罩。真的谢谢这些关心我们的朋友们。 今天周三在家工作,四个小时的网课下来,真的感觉网红的日子不好过。很是怀念和学生们一起面对面上课讨论练习的各种美好。四个小时的网课,加上两个小时的网络会议,除了中午快快吃了个午饭便餐外,一直到晚饭前都没有来得及和孩子们好好交流。开会的时候,同事说发现在家工作变得更忙,一天到晚没完没了的会议,从早忙到晚,还没有一个头绪。原本打算上楼休息的我还是决定今晚把这段话敲出来,记录一下过去的两天。对于我来说,隔离在家的日子还是很值得珍惜的,毕竟我们一家能一天到晚守在一起的日子少之又少。我很享受这段难得的隔离时光。 今晚八点半英国政府关于新冠状病毒的数据还没有更新,估计数据肯定不少。今天网上还看到一位生前健康二十一岁的女孩因这个病毒过世;一位八十几岁的老人因为过去一周去超市购物而染上这个病毒去世,真希望大家都好好保护自己,平安度过这个感染的高峰期。

Continue Reading →

2020的母亲节

2020 一个让人恨不得重启的一年,新冠病毒让人心惶惶,而且随着英国确诊人数的增加。身在重灾区的我们也只能关门自保。 昨天是英国的母亲节,前天是我的生日。前天的鲜花还依然绽放,孩子们醒来就给我送上节日的祝福和香吻。白天老公把家里花园收拾了一下,现在坐在桌前看着窗外花园整齐的样子,幸福感瞬间提升了一个高度。 首相在电视里呼吁,今天是母亲节,但是请不要去探望你七十岁以上的母亲,因为你的探望可能给她带去病毒,会对她带来威胁。毕竟节日每年都会有,可以把机会留给明年。昨天英国英国因新冠病毒而死亡的人数已经达到281人,现在nhs医院各种资源都在告急。最危险的时刻还没有到来,孩子们在家很配合,已经整整一个星期没有出门了。我们还要困多久?春天的脚步已经到了……

Continue Reading →

今天 我生日

春分是我的生日,周五收到了家里人的云祝福,今天周六,身边的家人和我一起庆祝了我的生日。 生日是母亲的受难日,我特意在家里插满了各色玫瑰,送给在另外一个世界的爱花的母亲。原本四月初趁着清明节能够回去给父母上坟,一家四口一起去看望一下爸妈。结果没想到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我们的计划。这种打乱让今年的生日也过得与往常有些不同。 早上老公特意去了超市去买了蛋糕,说实话现在真不鼓励家人出门,孩子们已经困在家里整整一个星期了。老公买了水果和蛋糕,白天在家和孩子们一起玩玩,做做饭。今天特意做了萝卜丸子,晚上做了手擀面,吃了蛋糕。 今天老公不让我看疫情的数据,怕我情绪低落。我晚上还是看了一下,英国现在已经五千多了,伦敦接近两千,家门口所在的郡还好,二十多例。下周孩子们都不去学校了,可是那些key worker的孩子还是可以去学校的。真心想为这些依然奋斗在一线的人们做点什么。

Continue Reading →

珍惜在家的日子

上周五是我最后一天去办公室的日子,原本还打算这周去一次办公室。结果没想到情况变化这么快,首相每天的电视讲话都带来更多让人感到非常紧迫的信息。就这样,我在家已经蜗居了快一周了。 周一我去了中超采购一趟,戴着口罩和一次性手套去的,买了米蔬菜,调料,肉等食品,还帮朋友采购了些食物。周一早上一开门就去,虽然没有买到所需的所有的东西,但是大多数都买到了,而且人也不是那么多。 这周为了保险起见,我们把两个孩子都留在家里了。昨天学校发信下周要关校,给小朋友留了作业。邮件还附加了作业的电子版。虽说可以自己在家打印,但是姐姐五年级,我还是决定今早去学校打探一下情况。结果去学校的路上看到送娃回来的家长还是和往常一样,低声聊着天朝着家的方向走去。到了学校,校长正好在门口,问我啥事儿,我说我来学校取作业。她赶忙进去帮忙去了妞妞的作业,还附送作业本一个,然后我问她是否都好。她说都好,我说如果我们家长能帮上什么忙,尽管说,然后彼此寒暄了几句,我就离开了。真不知道过几天学校关校后,还要为那些奋斗在nhs岗位上家长们看孩子,希望能给学校也给这些家长们帮点忙。 送完家长我去学校旁边的小超市买点水果啥的。结果走进去就被长长的队伍吓到了。因为不知道周一超市是否能把货物全部送来,为了保险起见,我决定还是进去买东西。进去后买了些蔬菜水果就离开了。这个队伍可是我从来都没有见过的,毕竟这这是家门口的一家小的超市。想想看到朋友们发的大超市货架上空荡荡的景象就不奇怪了。 不管怎么样,在家能和家人孩子一天二十四小时在一起,还是一种难得的体验。日子慢下来,真好!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