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期间我的教学

三月二十七号周五,我上完了这个学年的最后一节课。每年这个时候上完课都是一种很轻松的感觉,可是今年上完竟然有种不舍的感觉。或许以往都能够和学生们在教室里告别,那种感觉和现在在网上跟彼此话别的感觉还是更为真实吧。 三月十三号周五,那是我最后一次在教室里和学生们一起上课。那节课,我还记得一共六位学生来上课,当时我让大家伙每人间隔一米左右确保我们的安全。虽然那个时候学校发邮件说随后一周将是最后一周面授,但是我很明确告诉学生们我下周五肯定不会给他们面授课。让他们等我的通知。我这么明确告诉他们主要原因是英国的局势越来越严峻,我不希望学生们冒着生命的危险来上课。另外,按照那个时候英国高校工会的计划,随后的周五老师们可以罢工。我想,如果大学坚持让我们面授,我就罢工取消课。 十四十五号那个周末,我在家自己研究到底学校推荐的TEAMS这个平台如何使用。周日我自己录了个小视频发给了队伍里的一个部分老师,而且我专门交代了队伍里的两位年纪大点的老师尽量不要到校上课,积极准备网课。结果没想到日语队的那位老师周一周二还是坚持到学校上课了。 十六号周一,我本来计划在家工作,所以我就没有去上班。接着那天我们中心主任给我们发信让我们尽量在家工作,避免不需要的旅行。没想到从那天开始从政府到大学,风向开始了180度的转变。周一那天还有老师到校授课,没想到周二中心就不允许任何面授了,弄得那些原本打算到校上课的老师们措手不及。随后,我们开始和老师,老师和学生之间开始了若干邮件的沟通,网课也随后开始陆续上线。老师们开始了网红的日子。两周网课上下来之后,大家都觉得还是面授效果好,而且网课需要老师更多的准备工作,很多线下的课堂活动不太容易在线上实现。 虽然这个学年的教学任务大势已去,但是我们在家工作的时候已经开始为秋季的在线教学做准备了。“躺在家里拿工资”的事情在英国似乎很难兑现。

Continue Reading →